首页 > 新闻 > 内容
商业模式|老干妈正在转型升级,陶华碧时代终将被打破!
- 2018-08-29 -

导读:

当经营与管理令你心力交瘁,老板如何让企业自行运转?当“旧零售”遭遇前所未闻的危机,老板如何运用新模式逆势发展?当初期低投入成为创业的趋势,如何取得与发展速度匹配的融资?身为企业的管理者,如果你存在以上的困惑,都是因为你没有搞懂或忽视以下两个问题——如果你还没有搞清楚你的商业模式,或模式落伍急需调整!如果你还没有找到事业的支持者!或团队干劲不足!现在你有机会一次搞懂“股权战略”和“商业模式”!

——臧其超《商战股权心经》


“永不上市老四家,顺丰华为老干妈,还有一个娃哈哈。”这个曾经的段子仿佛一个魔咒,上榜者相继倒戈。


先是顺丰于2016年借壳鼎泰新材登陆A股,紧接着在今年3月,一直声称“不差钱不上市” 的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首度松口,言及考虑上市。


而就在近日,被视作商界清流的老干妈也被曝出已进入IPO培育阶段。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惊呼之余,却鲜少有人注意到,“老干妈” 陶华碧今年已是古稀之龄,早在2014年,陶华碧就已撤股隐退,更连续两年因身体原因缺席全国“两会”。


无论主动还是被动,属于陶华碧的时代都终将谢幕,而更替的洪流已势不可挡。


一代传奇:

20年增长600倍,净利润10亿级



这个世界既不是有钱人的世界,也不是有权人的世界,它是有心人的世界。这句话放在陶华碧身上,相得益彰。


从无名小店到辣椒酱帝国,从只识三个字的普通妇女到塔尖女皇,她靠一瓶辣椒酱打江山,更支撑起贵州经济的火爆增长。20年间,陶华碧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不仅仅是励志,更是震撼。


1989年,为了维持生计,已经42岁的陶华碧,用省吃俭用存下来的积蓄,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贵阳公干院的大门外侧,开了个专卖凉粉和冷面的“实惠饭店”。在“实惠饭店”,陶华碧用自己做的豆豉麻辣酱拌凉粉,很多客人吃完凉粉后,还要买一点麻辣酱带回去,甚至有人不吃凉粉却专门来买她的麻辣酱。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陶华碧发现其他凉粉餐厅生意火爆的秘密——都在使用她的麻辣酱。


原本为佐餐提供的免费辣椒酱,竟“喧宾夺主”成为吸引顾客频频光顾的“法宝”,陶华碧由此看准了麻辣酱的潜力,索性顺势而为,潜心研究。经过几年的反复调试,陶华碧制作的麻辣酱风味更加独树一帜。


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陶华碧借用云关村委会的两间屋子,开办了陶氏风味食品厂,正式推出“老干妈”风味豆豉。南明老干妈则注册成立于1997年10月,注册资本100万元,由陶华碧全资出资成立。


万事开头难,创业之初,陶华碧常常坐镇一线。


由于带头捣辣椒、切辣椒,导致10个手指指甲全部钙化,更亲自跑业务,挎着提篮装好辣椒酱,走街串巷地向各单位食堂和路边商店推销自己的辣椒酱,即使被拒绝也从不放弃。


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营销手段,靠着一身硬功夫,老干妈迎来爆发式增长。


在其成立之初的1998年,老干妈的产值还只有5014万元。此后发展速度之凶猛,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也不为过。

 

1999年,老干妈产值就突破亿元大关,达到1.26亿元;


2006年达到12.8亿元;


2016年度销售额突破45亿元,20年间产值增长超过600倍。


在2017年,携程的3亿用户乘坐飞机丈量了214个地区,老干妈、榨菜、方便面成为游客随身携带频次多的食品,老干妈几乎成了“辣酱”的代名词。


毫无疑问,陶华碧亲手开创了中国品牌的一个传奇,然而外界讨论的却是其“奇特”的经营模式,看似朴素的智慧,却拥有难以企及的杀伤力。



1、产品为王,把一瓶辣酱做成精钢


对于食品而言,味道即王道,可口可乐的神秘配方能成为无价之宝,老干妈亦如是。


本质上,老干妈的一切市场行为和奇迹,都是依托其强有力产品而存在的。


品味虽贵,必不减物力;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老干妈一共十几种品类,每一品类都是陶华碧亲力亲为的心血。老干妈从不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用料、配料、工艺拿捏,均有严格的品控标准。


其次,口味之争抢占的是普世的口味。


在这点上,老干妈很好地平衡了辣和香,让绝大多数消费者都能欣然接受,其他竞争者并非不想跟随,却总是达不到老干妈对于口感的把握。


老干妈卖了这么多年,无论消费者什么时候买,在哪里买,味道都始终如一,这种高度稳定的产品品质就成了一般企业难以望其项背的竞争力,这也正是老干妈稳坐销量首位的壁垒所在,用产品为消费者提供了良好的用户体验,并抬高了行业门槛。


2、专注本行,滴水成河稳健发展


稍有起色的传统企业,通常都不甘心苦守一个利润很薄的行业,稍有起色下,就开始跨行做房地产,或投资做金融,试图打出另一片天来。结果大多身陷重围,在经过一阵悲情搏杀后,便泯然众人。


作为贵州的明星企业,地方政府曾多次劝说陶华碧实施多元化转型战略。难能可贵的是,陶华碧在当下这个有着如此多诱惑的快钱时代依然能够坚持本色,不跨行,不越界。


正是这样十几年如一日的专注,才打造出了誉满全球的行业强势品牌。


用陶华碧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只晓得炒辣椒,我只干我会干的。靠暴利那是不行的,滴水成河、粒米成箩,我要先把自己做强,把一个行业做精,让祖祖辈辈都可以延续下去。”


3、现款交易,保证现金流随时充盈


老干妈自创办以来,全部依靠现金流运转,不积压货品。


从艰辛起家时几十元的零散采购,到如今超过千万元的采购额,老干妈坚持现款现货的原则,就连收购农民的辣椒也不例外。


这就使得成为老干妈省级代理商的门槛极高,通常需要一两千万的保证金,且必须先打款,才能拿到货,甚至打二批货款的时候,才能拿到货,发货量更是以火车皮为单位,量小不发货。


老干妈的现金流之充盈,让各厂家叹为观止,也成就了老干妈从来不向银行贷款的底气。


在没有银行和资本的干预下,老干妈得以保持其独立性和完整性,更有利于企业的发展。


时代变迁:交棒的老干妈已开始新革命


岁月铸就传奇,但传奇也总有谢幕之时,创始人的退出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规律。


早年创业经历对陶华碧的身体造成的损伤愈发严重,今年71岁的陶华碧,对于继续领导企业已有心无力,早在三年前,她就开始悄然隐退。


2014年,老干妈已完成新的股权变更,原持有1%股份的创始人陶华碧撤股,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持股49%,李妙行持股51%,李妙行正是陶华碧的小儿子李辉。


在消费升级及新经济的大趋势下,很显然,新一代并不愿墨守成规,按陶华碧设计的路线来走。


在如今的老干妈身上,随处可见企业转型升级的影子。



1、内部变革


成立之初,老干妈并没有制度,在大儿子的帮助下,陶华碧才建立起企业管理制度。


尽管如此,这些规章制度其实十分简单,只有一些诸如“不能偷懒”之类的句子,更像是长辈的教诲。


这种近乎没有管理的管理方式虽然保证了老干妈十多年没有出过重大问题,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办法已不再适用。


新一代掌权后,立即开始了现代化企业管理制度改革。


如今老干妈所有的管理层,大多都是外聘的职业经理人,不再推崇老干妈时代的“亲属上任制”,从结果来看,项目的落地和执行力都得到了极大改善,老干妈上下焕然一新。


同时,老干妈也开始采用起科技智能化管理。


2016年,老干妈砸700万私人订制了一套运营大数据,通过“一带一路”销售监控、产品分析、产品经销商分析、原材料价格监控(产地自然灾害预警)等模块,优化了对原料采购、产品生产、成品销售等环节的控制和管理。通过这些监测模块,老干妈月销售额暴增10%,自身运营更便捷、效率更高。


2、外部创新


近十年来,老干妈不管是从内在口味,还是外观设计,都维持了一成不变。这种稳定虽然能满足既有客户的稳定需求,但另一方面,缺乏创新又会让消费者产生审美和视觉上的疲劳。


2016年5月,来自新兴竞争对手的产品“饭爷”辣酱上线,售价几乎是老干妈的3-5倍,但依然销售火爆,短短两天就卖出3万瓶,公司估值如今接近4亿。


“饭爷”辣酱完全不同于老干妈,饭爷辣酱口味柔和,除了“新椒酱”添加了山梨酸钾,其他酱均没有食品添加剂,所有包装全部采用热灌装技术无菌封装,更符合人们对于“健康”饮食的追求。


意识到问题的老干妈,也开始在新权力的带领下不断创新,每年保持开发1-3个新产品,目前已开发出了西红柿辣椒酱、辣子鸡、糟辣鱼等近10个新产品。


事实证明,但凡能够做到百年的企业,必然都曾经历过转型,甚至是数次转型。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老干妈现下的某些战略转型正是赢得未来的一个关键节点。


2012年,陶华碧说:“我如今快七十岁了,‘良心’和企业要一代代地传下去。”对于她来说,想传承下去的还是她做企业的“良心”,对品质的坚持和态度,而企业只是作为“良心”的载体而存在。


只要这份初心之魂能够得以传承,不管老干妈未来是否会涉足资本市场,依然会是我们记忆中“熟悉的味道”。


[[JS_BodyEnd]]